2006 年 12 月 24 日 星期日 ( 2838 天前 )
鐵人李致和小登科

[昨日賽果摘要]

[本地賽]

彩豐行高級組銀牌足球賽(旺角大球場)
八強: 香雪晨曦 2:1 公民 (歷高,史提夫)(法圖斯)
八強: 聯華紅牛 1:0 和富大埔 (劉杰)


[香港體壇]

<蘋果日報>

李 致 和 結 束 9 年 愛 情 長 跑

恭 喜 ! 為 本 港 於 多 哈 亞 運 取 得 男 子 3 項 鐵 人 賽 銀 牌 的 李 致 和 昨 日 「 小 登 科 」 , 與 拍 拖 9 年 的 女 友 江 明 珊 結 束 愛 情 長 跑 , 展 開 人 生 新 一 頁 !
對 於 「 致 和 」 來 說 , 12 月 可 說 是 生 命 中 最 重 要 一 刻 , 先 是 為 香 港 拿 下 1 面 亞 運 銀 牌 , 繼 而 昨 日 在 一 班 「 3 鐵 」 戰 友 及 師 兄 弟 妹 的 見 證 下 , 於 尖 沙 嘴 文 化 中 心 婚 姻 註 冊 處 , 向 昔 日 中 大 同 窗 、 在 他 背 後 默 默 支 持 了 9 年 的 女 友 許 下 一 生 的 承 諾 。 

明 赴 曼 谷 度 蜜 月
 
由 昨 晨 到 晚 宴 結 束 , 雖 然 疲 累 但 笑 容 滿 面 的 「 致 和 」 , 將 在 聖 誕 日 ( 25 日 ) 與 新 婚 太 太 到 泰 國 曼 谷 度 蜜 月 , 之 後 便 會 在 明 年 1 月 20 日 復 操 , 為 08 年 北 京 奧 運 而 努 力 。 「 致 和 」 表 示 : 「 明 年 目 標 很 清 晰 , 就 是 集 中 精 神 訓 練 和 出 外 參 賽 , 力 爭 更 佳 的 世 界 排 名 , 以 取 得 奧 運 參 賽 資 格 。 」
問 到 會 否 只 顧 訓 練 而 「 冷 落 」 嬌 妻 , 「 致 和 」 笑 言 : 「 太 太 很 清 楚 我 的 目 標 , 而 且 一 直 以 來 都 很 支 持 , 但 奧 運 結 束 後 就 很 難 說 。 」  

 

<大公報>

黃金寶﹕新人獲獎意義大

在多哈亞運為香港奪得第一枚金牌的單車選手黃金寶表示,他覺得新人獲獎比自己獲獎更具意義,因為可證明香港單車隊有新的接班人。

黃金寶二十三日在一個電台節目中憶述多哈亞運的點滴。他對於自己為港隊獲得第一枚金牌感到很高興。但其後在場地記分賽中表現未如理想,所以全力協助另一名隊員張敬煒。不過,賽前教練是希望張敬煒全力為自己護航,但自己當時覺得張敬煒也有實力爭取獎牌,所以違反了教練賽前的命令。

黃金寶明白到,教練想為單車隊爭取資源,所以希望自己爭取冠軍。但他個人更希望張敬煒能獲獎,因為這樣可以證明:香港單車隊有新的接班人。

特區政府計劃在將軍澳興建室內單車場,黃金寶感到非常高興,他從多哈回港時曾向傳媒說:「我覺得單車隊是最大的贏家,我們贏了一個單車場!」

他說,香港單車隊現時在內地訓練十分不方便,由於內地競爭激烈,未必全部隊伍願意借出場地,多數會在與港隊關係較好的深圳或昆明訓練。「我們多年來一直向政府爭取興建一個單車場,現在終於實現了,我相信是因為政府覺得值得才撥資源興建。」他相信單車場會為未來香港單車運動發展建立一個良好的基礎。

張敬煒:內地訓練受掣肘

在場地記分賽奪得金牌的張敬煒也表示,在內地訓練時,只能在內地隊伍吃飯的時間練習,而港隊一年大約有十一個月都在內地訓練,所以對在香港興建單車場感高興,他又說,雖然當運動員資源不多,但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已相當開心。

黃金寶又說,獲得好成績是自己的夢想,在比賽過程中不斷提醒自己要堅持。他透露,在比賽中曾因表現差而被教練責罵,但教練的鞭策亦令他們有更好的表現。
 


<太陽報>

曾思敏警校練意志

今屆亞運港隊戰績彪炳,亦令人關注到運動員背後落粉纂A好似隊k子南拳三項全能v}銀牌葩翰銆荂A四年前隅運落敗,就曾經心灰意冷想放棄武術,於是先投考警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傭絮尹訓時,思敏就磨練出意志同唔輕易放棄蛹諯哄A之後耍拳反而演繹得更成熟,節奏同氣氛葩x握都有進步;加上被上頭編配做比較穩定舅u作,令佢重建練武之心,每日放工就練幾個鐘,亞運前一個月仲請無薪假上北京特訓,結果令佢隅運奪銀。

思敏話今次亞運已經超額完成,好多謝同事「做埋佢膝驉v,等佢有時間練習;而自己號B動員生涯其實已經幾圓滿,依家最希望加入PTU,雲怮e線作戰。

 

張敬煒嘆國內集訓受氣

繼前港腳蔣世豪慨嘆為練習場地遭白眼,剛在亞運為港兩奪金牌的單車雙雄黃金寶和張敬煒,昨日出席電台節目亦大吐本地職業運動員辛酸史。「格仔煒」不諱言單車隊在港沒場地練習場地賽,經常往返國內借用其他省市隊的場地,寄人籬下只能趁主人家食飯才能練習,有今日成就可謂一吐烏氣。

 

鐵人小登科

鐵人小登科亞運三鐵銀牌得主李致和昨日小登科,與女友江明珊結束九年愛情長跑。即將到泰國度蜜月的李致和表示,婚後仍會向進軍○八奧運的目標進發。

 

小丁世界第五冠絕華人

數國內體壇風雲人物,桌球神童丁俊暉肯定佔一席位,今年成為繼希堅斯後第二位未滿二十的「三冠王」,最新世界桌球排名更攀上第五,在華人球手中前無古人。至於首席港將傅家俊為亞運棄戰全英賽,痛失積分後僅排名三十二,一哥寶座則落入前世界冠軍希堅斯手中。

 

<成報>

銀牌鐵人李致和小登科

剛於本月8日贏取多哈亞運銀牌的香港首席三項鐵人李致和,昨日更是喜上加喜,跟拍拖9年的女友江明珊結束愛情長跑,於親友見證下共諧連理,並在聖誕日往泰國曼谷度蜜月。

現年29歲的李致和跟現時任職教師的妻子江明珊於中文大學讀書時認識,前者感激多年來得到女友支持,終於在今年取得當上全職運動員以來首面綜合運動會獎牌,並笑言獲取12.5萬港元獎金可幫補婚禮開支。「致和」坦言,婚後在生活方面不會有太大改變,因為已拍拖多年,太太亦諒解他經常出外訓練及比賽的模式。他揚言下一個目標是爭取2008年北京奧運「入場券」,所以暫時還沒有生BB的計劃。兩年前首次角逐奧運的「致和」更打趣道:「現時仍未儲夠錢養BB呢!」

李致和與妻子昨於尖沙咀擺喜酒後,明日便起程往曼谷享受五日的陽光與海灘蜜月旅程,他透露明年1月開始復操,並於1月20日赴紐西蘭進行集訓,為來年爭取奧運參賽資格積分備戰。

 

<明報>

小旋風﹕輸波也快樂

沒人願意接受亞軍,但綽號「小旋風」的趙詠賢(Rebecca)在亞運決賽落敗後仍是歡歡喜喜。在壁球賽場,或許她得到太多,所以當中的得失她不會太計較,面對敵人也不會咬牙切齒。

Rebecca從來是個輕鬆開朗的球員,在亞運會決賽一役,面對的是世界「一姐」大馬的妮高,打得不輕鬆,但神情自若,對此Rebecca辯解說:「其實進入決賽已是打出了賽前部署,得到銀牌亦是意料中事,因為妮高實在太強了。」她與妮高是一對老冤家,在1998年曼谷、2002年釜山,以及今屆的多哈亞運,她們都在決賽相遇,Rebecca於3戰中1勝2負,但她並不太介意:「如果我之前未取得過金牌,今屆再做『阿二』我會好遺憾,但既然我已擁有過,而她的狀態又那麼好,決賽結果也是可以預見的。」

與妮高老友同^吃飯

Rebecca反而會為她的成就感到欣喜:「其實我的運動員之路尚算順利,只是在釜山亞運後有一段發展的小迷惘期,但我在那時確立了自己爭取更高世界排名的目標後,我便再開開心心地打壁球了。」對壁球,她從來都是從容面對。

就算是提及她生命中的宿敵妮高,Rebecca亦是一臉輕鬆,她說:「在球場上我們當然各不相讓,但她在場上亦算是有球品的運動員。我最討厭一些在場上明明球已觸地2次了還不認的球員,既欺騙裁判又侮辱對手。」她還對妮高欣賞有加:「一般壁球手在28歲左右才成為世界冠軍,她在20出頭便做到這點,是罕見的例子;很多時在比賽後,我們一班亞洲球手會一起去吃中國餐,沒有芥蒂。」

外婆離世最遺憾

場內得失始終不及親友重要,輕鬆開朗的Rebecca心埵酗@件憾事:「我與外婆感情很要好,幾年前在外地比賽,家人為了不想我分心,她病重過身後仍向我隱瞞稱她沒事。」落敗仍可以笑容面對,至親離去,Rebecca的眼睛模糊起來……


來年目標世界前10

又一個大賽完結,Rebecca未有如上屆亞運完結般陷入發展迷惘期,身為資深運動員,Rebecca已懂得作賽有時、休息有時。在稍事休息後,她將參加下月底在港舉行的「澎馬挑戰盃」,而她亦已將2007年目標鎖定在攀上世界前10名。

目標鎖定09東亞運

Rebecca已踏入成為全職運動員的第7個年頭,不過並不代表出現「7年之癢」,她還滿有計劃:「明年將沒有大型運動會,所以目標不會是贏取冠軍,我會放更多時間爭取更高的世界排名。」世界排名長期在頭20位、現時排第15位的Rebecca,希望明年可提升至世界排名前10位,創造香港女球手歷來最高排名。至於大賽目標,Rebecca暫時放在2009年的東亞運上:「這是香港舉行的大型賽事,我將在此項賽事中力拚。」屆時Rebecca已年過30,之後她才會認真考慮去向問題。

 

中華強人是你!

中國「欄王」劉翔打破塵封13年的男子110米跨欄世界紀錄、香港健兒勇創歷來亞運最佳成績……2006年對中港體壇來說,絕對是豐收年。縱使在掌聲背後仍有叫人搖頭嘆息的體壇哀歌和醜聞,但中港運動員的光輝印記,足以掩蓋謾罵與批評聲音。

翔飛人閃電破110米欄世績

若數今年中港體壇風雲人物,必定非「欄王」劉翔莫屬。這位天之驕子在7月舉行的瑞士洛桑超級格蘭披治田徑賽,跑出12.88秒佳績,打破由他及英國名將哥連積遜同時保持的110米欄世界紀錄,這紀錄保持了13年終有突破,再次向世人證明,黃種人也可在田徑跑道上領導群雄﹗「翔飛人」的驚天一跨不只為他贏得國際田聯的年度最佳表現獎,也讓他的廣告身價C升至1200萬元人民幣。可幸劉翔分身有術,賺錢之餘不忘苦練,在多哈亞運輕鬆出戰,已能刷新自己保持的亞運紀錄摘金。難怪向來信心爆棚的他豪言尚未到達極限,誓要不斷衝擊世界之巔。

YouTube重溫﹕中國風之子(關鍵字)

港隊亞運大豐收

葉姵延是誰﹖張敬煒又是什麼來頭﹖經過了12月的多哈亞運後,這批年輕小將的名字已經記載入香港體壇史。6金12銀10銅的彪炳成績,締造港隊歷屆亞運的最佳紀錄,也讓港人重新正視體育發展的重要。除了黃金寶與乒乓孖寶等熟悉名字,今次多哈亞運新星輩出,令香港體壇百花齊放。

YouTube重溫﹕葉姵延(關鍵字)

港乒威到盡

香港乒乓球隊今年屢創佳績,除了多哈亞運的1金2銀2銅「大豐收」,勇奪亞運男雙金牌的「孖寶」高禮澤和李靜,早在4月已帶領港隊於世界乒乓球錦標賽摘下男團銅牌,創下自1952年後的最佳成績。加上帖雅娜與張瑞的女雙組合接連在職業巡迴賽封后,為香港乒乓球壇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驚喜。

YouTube重溫﹕李靜 亞運(關鍵字)

網壇雙姝大滿貫

鄭潔與晏紫連奪2項大滿貫女雙冠軍,為中國網球歷史揭開新一頁。這對「川妹子」先於年初的澳洲公開賽女雙封后,接茼~中的溫布頓錦標賽再下一城,證明中國女子網球手已有力邁向國際頂尖。

YouTube重溫﹕zheng jie yan zi(關鍵字)

冰鴛鴦鬥志觸動人心

雙人花樣滑冰組合張丹與張昊雖然未能在今年初的都靈冬季奧運奪得金牌,但張丹失手倒地後,強忍嚴重膝傷痛楚,以接近完美的舞步伴隨《龍的傳人》樂曲完成比賽,堅毅的精神贏得全球致敬。各國傳媒紛紛被小妮子的頑強鬥志折服,原來感動人心的無關獎牌顏色與勝利,而是一幕幕永不放棄的血淚故事。

YouTube重溫﹕Zhang/Zhang pairs figure skating in 2006(關鍵字)

 

<東方日報>

學界精英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學 界 運 動 員 每 日 都 要 兼 顧 學 業 同 訓 練 , 可 以 話 由 年 頭 忙 到 年 尾 ! 不 過 , 一 班 飛 躍 校 園 體 壇  學 界 精 英 ,  呢 個 普 天 同 慶  聖 誕 佳 節 , 亦 希 望 可 以 忙  偷 閒 , 慶 祝 一 番 。 為  同 各 位 《 東 方 》 讀 者 分 享 聖 誕 喜 悅 , 九 位 運 動 員 費 盡 心 思 , 用 自 己 專 長 運 動 項 目  「 頭 文 字 」 , 組 成 「 CHRISTMAS 」 字 樣 , 並 以 此 炮 製 一 張 巨 型 聖 誕 海 報 , 實 行  今 個 聖 誕 陪 住 各 位 之 餘 , 仲 祝 願 大 家  佳 節 期 間 許 下  願 望 , 可 以  ○ 七 年 一 一 實 現 !

越 野 跑 — 吳 嘉 鈺 ( 拔 萃 女 書 院 ) 女 拔 萃 越 野 隊 隊 長
聖 誕 願 望 : 雖 然 Carrie 會 考 成 績 6A4B , 拔 尖 前 途 無 憂 。 但 係 佢 最 想  就 係 全 香 港 人 人 有 工 開 , 大 家 開 心 過 生 活 !

壘 球 — 嚴 楚 翹 ( 王 肇 枝 中 學 ) 06 全 港 校 際 壘 球 賽 冠 軍
聖 誕 願 望 : 鍾 意 側 田 到 發 燒 程 度  「 翹 翹 」 , 就 最 想 同 偶 像 一 齊 開 演 唱 會 , 最 好 可 以 同 佢 合 唱 一 首 「 命 硬 」 , 咁 就 Perfect  !

田 徑 — 于 子 猇 ( 彩 虹  天 主  英 文 中 學 ) 06 紫 荊 盃 傑 出 田 徑 運 動 員
聖 誕 願 望 : 仲 有 幾 日 體 院 就 要 遷 拆 , 對 標 槍 香 港 紀 錄 保 持 者 于 子 猇  講 , 真 係 十 萬 個 唔 願 意 , 所 以 佢 最 想 政 府 可 以 盡 快 還 佢 體 院 。

手 球 — 郭 彩 霞 ( 聖 公 會 聖 三 一 堂 中 學 ) 06 紫 荊 盃 傑 出 手 球 運 動 員
聖 誕 願 望 : 「 阿 菜 」 近 排 好 黑 仔 , 校 內 歌 唱 比 賽 唔 記 得 歌 詞 、 屋 企 隻 貓 又  佢 張 床 度 「 開 大 」 。 所 以 佢 最 想 唔 好 再 咁 黑 仔 !

網 球 — 梁 筠 甯 ( 拔 萃 女 書 院 ) 06 港 九 D1 網 球 賽 冠 軍
聖 誕 願 望 : 曾 代 表 香 港 青 年 軍 出 戰 世 界 最 高 水 平 團 體 賽 聯 會 盃  梁 筠 甯 , 希 望 下 屆 可 以 再 次 奪 得 出 賽 權 , 同 世 界 一 級 選 手 較 量 。

馬 拉 松 — 陳 國 璋 ( 香 港 大 學 ) 06 渣 打 半 馬 拉 松 第 8 名
聖 誕 願 望 : 依 家  港 大 運 動 及 潛 能 研 究 所 修 讀 碩 士 課 程  馬 拉 松 選 手 陳 國 璋 , 最 想 梗 係 可 以 順 利 畢 業 ,  埋 First Hon 就 更 正 。

馬 術 — 麥 嘉 欣 ( 理 工 大 學 ) 香 港 馬 術 代 表
聖 誕 願 望 : 仲 有 兩 年 香 港 就 會 以 協 辦 身 份 搞 奧 運 馬 術 賽 , 身 為 香 港 代 表  麥 嘉 欣 就 希 望 屆 時 香 港 辦 得 有 聲 有 色 , 唔 好 失 禮 。

足 球 — 鄭 智 健 ( 喇 沙 書 院 ) 06 港 九 D1 足 球 賽 亞 軍
聖 誕 願 望 : 雖 然 「 喇 沙 球 王 」 鄭 智 健 今 屆  港 九 區 A Grade 決 賽 輸 畀 西 島 , 但 佢 仍 希 望 班 師 弟  B 、 C Grade 生 性 ,  番 團 體 總 冠 軍 。

滑 冰 — 葉 丹 丹 ( 準 備 升 讀 外 國 大 學 ) 05 亞 洲 花 樣 滑 冰 賽 銅 牌 得 主
聖 誕 願 望 : 正 準 備 明 年 到 外 國 留 學  「 冰 公 主 」 葉 丹 丹 , 最 嚮 往 環 境 優 美  美 國 南 加 州 大 學 , 希 望 考 到 入 呢 間 名 校 深 造 啦 !

 

阿寶格仔爆練車辛酸

 香 港 做 職 業 運 動 員 真 係 歷 盡 辛 酸 ! 就 以 亞 運  到 兩 面 金 牌  單 車 手 黃 金 寶 及 「 格 仔 」 張 敬 煒 為 例 ,  「 滿 城 盡 嗌 黃 金 寶 」  背 後 , 原 來 一 直 在 遭 人 白 眼 下 練 習 。 尋 日 佢  兩 個  電 台 節 目 大 吐 辛 酸 史 , 話 香 港 冇 場 地 , 要 經 常 返 大 陸 借 用 其 他 省 市 隊  場 地 , 過 住 每 日 都 要 等 人  食 飯 時 間 , 先 可 以 「 攝 一 攝 」  練 習  寒 酸 生 活 。 另 外 , 即 將 參 戰 「 環 南 中 國 海 單 車 賽 」  阿 寶 , 就 被 捷 安 特 車 隊 委 任 為 大 中 華 區 形 象 大 使 。

 

丁俊暉登世界第五

「 中 國 神 童 」 丁 俊 暉  最 新 公 布  桌 球 世 界 排 名 升 上 第 五 , 成 為 首 位 華 人 球 手 進 佔 世 界 五 強 之 列 。 另 外 , 本 港 「 神 奇 小 子 」 傅 家 俊 則 因 參 加 亞 運 而 放 棄 全 英 賽 , 從 而 損 失 積 分 , 目 前 世 界 排 名 只 係 卅 二 , 而 年 終 排 名 第 一 就 屬 於 希 堅 斯 。

 

<文匯報>

武林三傑 打出幸福成長路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運動員生活跟讀書考試一樣,每天接受嚴格的訓練,為的就是登上頒獎台那一刻,而香港武術隊的幾位青年隊員鄭仲恆、羅琛賢、何珀姬亦早已為此蓄勢待發。幸運的是,他們涉足「江湖」十數載,打出的是條「幸福成長路」。

訪問當天陽光普照,更顯出面前三位「武林高手」的朝氣活力。不說不知,雖然三位武林新秀最大也不過20歲,但卻均已習武超過十年,而一切都與「強身健體」有關。鄭仲恆笑言當年有哮喘,希望做運動強身,玩遍各種運動後最終還是鍾情武術,從7歲開始習武到14歲毅然決定成為職業運動員,並到北京體校學武,不經不覺到現在已有11年。而同一師門下長大的何珀姬與羅琛賢,前者從小跟開設武術學校的阿姨習武,後者本來只是跟姐姐參加武術班鍛煉體魄,「日久生情」下兩人終在04年轉為全職運動員,全心投入武術事業。

家人支持無後顧之憂

在香港成全職運動員不是一件易事,為甚麼他們有這種決心呢?三人中年紀最小鄭仲恆坦言:「我是個有表演慾的人,也覺得自己有種使命感,希望代表香港爭取更多獎項,回饋社會。」兩位「師姐」則笑言還是業餘運動員時,看見「大師姐」曾思敏成為全職運動員已躍躍欲試,希望能擴闊視野、見職其他國家的武學水平。

雖然習武過程中常會受傷,而且收入不高,難得三人的家庭均對他們的決定相當尊重。羅琛賢表示:「完成中五課程後,爸爸希望我能繼續讀上大學,但我認為書可以過幾年讀,當運動員的機會未必再有,因此決定成為全職運動員,最後家人也尊重我的決定。」對運動員來說,還有甚麼比得上家人這最大的支持呢?

多哈亞運讓市民對香港運動員眼前一亮,三人亦希望能在下屆亞運前能達成目標──「爭取獎牌,推廣武術」,他們都表示首次參加大型綜合運動會,加上轉練新套路時間不長,表現未如理想,希望用2、3年時間努力打好基本功,爭取更多獎牌,讓武術在香港發揚光大。


武林高手變身蛋糕師傅

職業運動員差不多每天都要進行訓練,很多時候給人一種生活中只有訓練、訓練再訓練的印象。三位青年人告訴我們,運動員其實跟平常人一樣,愛逛街、愛看書、愛去旅行,當談到個人興趣,「武林高手」也被同伴出賣:「羅琛賢很喜歡做蛋糕,而且味道相當不錯呢!」

問及三位青年人小時候的志願,答案也讓人意外。原來鄭仲恆本來想當獸醫,對理科很感興趣的何珀姬想做一些關於人體生物學的工作,而「被出賣」的羅琛賢小時候原來想當警察,但在無師自通下發現做蛋糕這個「新歡」後就改變志願,她笑說:「每次練習練得累時,我都喜歡跟著蛋糕書來做蛋糕,除了能減壓,當我成功把蛋糕做出來也很有滿足感,家裡也為了做蛋糕而買了焗爐。我也希望參加些蛋糕製作課程,但現在還未能抽到時間上課。如果將來退役了,我也希望做一個蛋糕師傅呢!」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Boring, boring Qatar beats HK when it comes to being proactive

Try to contain your sorrow here folks because, as sad as it is to admit, the "Games of Your Life" are now over. Officially opened on December 1 by Sheikh 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 the 15th Asian Games in Doha ended on December 15. The official slogan, "The Games of Your Life", must now be retired as well.

Ironically, here in Hong Kong these were supposed to be the games of our lives, not Qatar's. It's a pity they were not for a number of reasons. Hong Kong is everything Qatar is not: vibrant, international, accessible and enormously convenient.

The problem is the people who put together Hong Kong's bid for the games, and on a much broader level the people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selling Hong Kong internationally, can't look much past the obvious. Sure, Hong Kong rocks and no doubt the airport and public transport systems are world class. But I don't care how much fun this place is and how easy it is to get to. If Qatar is willing to put up US$2.8 billion to host the games and build a spate of gleaming new facilities while Hong Kong commits roughly 1/15th of that amount and insists on sprucing up antiquated and poorly constructed facilities, well of course the Olympic Council of Asia had to choose Qatar.

Despite being a distant third in the voting behind Qatar and Kuala Lumpur, the level of disbelief among the Hong Kong delegation when their bid failed speaks volumes about their ineptitude. They sit back and wait for things to happen. Instead of enhancing the virtues of Hong Kong, they merely extol them. But in this day and age of expanding options and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you have got to be proactive and you need to serve up more than tired old slogans that are half true at best.

As a result, the real losers in the awarding of the games to Qatar instead of Hong Kong were the athletes themselves. I don't think any of them were too upset about not having to swallow the raw sewage we call air around here during competition, although many Asian athletes are used to pollution.

But blue skies were probably the only positive about holding the games in Qatar. By and large, these athletes competed in deserted venues in a region sorely lacking any kind of buzz or, dare we say, fun. I know the athletes were there to compete, but the experience is as much a part of the competition as the events themselves and in that respect it seems like Qatar fell flat.

When Malaysia's young queen of the squash courts, Nicole David, was looking to celebrate after winning a gold medal, she turned up at one of the few hotel bars allowed to serve booze in Qatar, only to leave almost immediately because the place was dead.

Now imagine Nicole, or any athlete looking to have a little fun, heading out into Hong Kong for a night of revelry. They would have little trouble finding it. And despite the ineptitude of some of Hong Kong's sports associations, venues for the events would not have been dead empty. We have seven million people here, Qatar has 800,000. The numbers alone dictate that more people would show up.

Outside of Asia, the games generated little buzz and it was hardly surprising. While China brought a stable of world-class athletes, no one else did because they don't have one. Minus the Europeans, Americans, Africans and Australians, this was little more than China's national games with a bit of a regional twist. China won more gold medals than the next five countries on the medal table, Japan and South Korea included, combined.

The only two stories which seemed to garner global headlines were the case of an Indian female runner who was deemed not to be female and a Bahraini woman who wore long sleeves, long pants and a hijab with a Nike swoosh on it when she won the 200 metres. Yet all the photos of these two showed them competing in empty stadiums - a haunting image.

No doubt the IOC noticed the deserted venues as well and with Qatar officially bidding for the 2016 Olympics, it could not be a good sign. While they certainly have the money to host the Olympics, they have little else right now.

It's not like world travellers sit around and ask: should I go to Paris, Rome, Hong Kong or Qatar? No one really wants to go to Qatar, and why should they?

Oil money brought the 600,000 expats who live there, just like it brought the Asian Games. The government footed most of the bill for the 13,000 athletes and officials who came for the games. Maybe they should have bought some spectators as well because, apparently, all that oil money has yet to make Qatar a vibrant locale. But at least they are trying. At least they are proactive.


[香港足球]

<蘋果日報>

南 華 、 愉 園 一 決 生 死

兩 支 老 牌 班 霸 南 華 及 愉 園 今 日 下 午 將 會 在 旺 角 場 一 決 生 死 。 為 備 戰 這 場 銀 牌 8 強 戰 , 南 華 專 程 往 廣 州 秘 密 集 訓 ; 而 愉 園 為 報 聯 賽 一 敗 之 辱 , 賽 前 更 增 兵 誓 挫 對 手 。
南 華 新 援 未 趕 及 註 冊
與 季 初 相 比 , 南 華 與 愉 園 的 陣 容 已 面 目 全 非 , 尤 其 今 季 千 萬 擴 軍 的 「 少 林 寺 」 , 除 了 由 米 路 接 掌 帥 印 外 , 季 初 加 盟 的 葡 籍 外 援 已 全 部 離 隊 。 南 華 領 隊 李 潤 華 表 示 : 「 巴 西 中 堅 比 高 未 趕 及 註 冊 , 對 愉 園 一 役 不 能 上 陣 , 然 而 球 隊 仍 有  天 奴 、 T 史 高 斯 兩 名 前 鋒 , 以 及 新 加 盟 的 基 斯 和 祖 雲 奴 域 , 人 腳 尚 算 完 整 。 」
愉 園 前 鋒 法 比 奧 拉 傷 十 字 韌 帶 今 仗 倦 勤 , 其 弟 弟 盧 比 斯 狀 態 下 滑 , 最 近 已 被 喀 麥 隆 新 中 堅 伊 托 加 取 代 其 正 選 位 置 。 愉 園 領 隊 石 金 華 指 出 , 幾 名 新 外 援 融 入 球 隊 進 展 理 想 , 其 中 蒙  路 及 奧 利 華 拉 在 中 前 場 更 獲 得  練 信 任 , 對 南 華 一 戰 可 正 選 上 陣 。 

愉 園 潘 耀 焯 復 出 添 實 力
 
首 循 環 聯 賽 愉 園 曾 以 1:3 不 敵 南 華 , 對 於 今 次 銀 牌 8 強 再 度 碰 頭 , 石 金 華 對 晉 級 充 滿 信 心 。 他 說 : 「 上 場 聯 賽 雖 以 0:0 打 和 流 浪 , 但 球 員 整 體 演 出 不 俗 。 雖 然 國 援 李 明 因 紅 牌 問 題 今 仗 停 賽 , 但 有 潘 耀 焯 復 出 , 球 隊 兵 源 尚 算 充 裕 。 」
南 華 上 周 往 廣 州 集 訓 , 其 間 曾 友 賽 大 勝 中 甲 球 隊 北 京 宏 登 , 前 鋒 T 史 高 斯 及  天 奴 持 續 取 得 入 球 , 看 來 今 仗 兩 人 必 成 愉 園 防 線 的 心 腹 大 患 。
至 於 同 日 舉 行 的 另 一 場 8 強 淘 汰 賽 , 傑 志 雖 有 國 援 高 文 停 賽 缺 陣 , 但 憑 較 佳 的 人 腳 配 搭 , 相 信 擊 敗 港 會 晉 級 4 強 並 無 困 難 。

 

晨 曦 殘 陣 挫 公 民 入 4 強

儘 管 受 到 傷 兵 及 停 賽 影 響 , 香 雪 晨 曦 昨 憑 歷 高 及 史 提 夫 的 入 球 以 2:1 淘 汰 公 民 , 率 先 殺 入 彩 豐 行 高 級 組 銀 牌 4 強 。 而 聯 華 紅 牛 則 以 1 球 險 勝 受 兵 變 困 擾 的 和 富 大 埔 , 準 決 賽 將 挑 戰 今 日 南 、 愉 大 戰 的 勝 方 。
馬 斯 奧 和 利 偉 倫 一 對 攻 守 主 力 停 賽 , 加 上 羅 志 焜 及 米 基 爾 齊 齊 受 傷 , 香 雪 晨 曦 昨 日 以 殘 陣 迎 戰 公 民 。 不 過 「 爛 船 亦 有 三 斤 釘 」 , 晨 曦 全 靠 高 尼 路 鎮 守 防 線 , 再 憑 一 次 罰 球 戰 術 , 由 歷 高 頂 入 先 開 紀 錄 。 而 史 提 夫 完 場 前 12 分 鐘 錦 上 添 花 , 公 民 補 時 階 段 由 法 圖 斯 破 蛋 , 晨 曦 亦 能 鎖 定 2:1 的 贏 波 戰 果 。 晨 曦 足 主 周 文 亮 表 示 : 「 其 實 今 仗 我 們 發 揮 很 差 , 勝 來 有 點 幸 運 。 這 也 沒 辦 法 , 始 終 球 隊 受 停 賽 及 傷 兵 影 響 , 踢 不 出 水 準 可 以 理 解 。 」 

大 埔 缺 施 雲 奴 負 紅 牛
 
和 富 大 埔 在 全 場 接 近 900 觀 眾 支 持 下 , 最 終 以 0:1 不 敵 聯 華 紅 牛 ,  練 陳 曉 明 賽 後 承 認 球 隊 實 力 受 兵 變 影 響 。 他 說 : 「 作 為  練 或 球 員 , 我 們 可 以 做 的 就 是 做 足 本 份 。 今 仗 輸 了 , 多 少 與 外 援 施 雲 奴 缺 陣 有 關 。 」

 

<大公報>

大埔不和負聯華

賽前出現領隊及球會領導層意見不合的「升班馬」大埔,昨在高級組銀牌賽8強「贏形勢輸波」,對手聯華憑中堅劉傑頂入全場唯一的入球以1:0小勝闖入4強。晨曦則在另一場則以2:1擊敗公民取得4強席位。

大埔領隊馬鴻銘在賽前跟球會個別領導層出現意見分歧,外援安德魯與施雲奴也因此提前結束合約回鄉,削弱了球隊的戰鬥力。在昨午的比賽,大埔再次顯現了不擅主攻的毛病,與聯華合演半場悶戰,球隊最具威脅的攻門也是拜聯華後防犯錯所賜。43分鐘,聯華球員劉智明橫傳失誤,大埔中場李康廉截得皮球後推入禁區抽射,聯華守將張宇及時將球剷橫,結果半場兩隊互無紀錄。

易邊再戰,聯華在52分鐘即由劉傑接應祁重喜開出的罰球頂成1:0,大埔在餘下時間雖圍攻對手,只是無法有效地組織具威脅性的攻勢,最終以1球飲恨。

大埔教練陳曉明在賽後表示,球隊管理層不和對球員最大的影響是巴西援將施雲奴離隊,幸好聯賽要到明年3月才會重開,仍有時間作出部署。

在另一場8強賽事,晨曦在上半場26分鐘由李健和罰球傳中予歷高頂成1:0,到77分鐘史提夫門前建功,更將領先優勢擴大至2球。補時階段,公民後衛吳昊鵬遠射命中內柱彈橫,法圖斯雖於門前補中成1:2,但為時已晚,公民仍要出局。晨曦在4強賽將對傑志或港會,聯華的對手則為南華對愉園的勝方。

高級組銀牌賽最後兩個4強席位將在今日在旺角場決出,頭場下午2時傑志對港會,尾場4時南華對愉園,門票續分60元及20元(優惠票)。傑志今仗續有高文停賽,但中場仍有司徒文俊、賓曹等主力押陣,只要多加提防港會「快馬」麥基,應可減低被對手「偷雞」的機會。

南華今午對愉園

南華經過半季的磨合後表現已告平穩,為備戰今場比賽早前更拉隊到廣州集訓,並在友賽擊敗中甲球隊北京宏登,足證球員狀態正勇,足主羅傑承更明言要爭勝,落敗即要加操,故球員的爭勝決心是不用置疑。
 


<太陽報>

「足料」集訓 羅傑承懸重賞
南華強攻愉園袋現金獎

高級組銀牌今日聖誕前夕爆發「南、愉大戰」,雖然南華在聯賽曾有打敗對手紀錄,不過賽前仍特別拉隊北上廣州竹料進行「足料」集訓,顯示高度重視這場全城矚目之戰。足主羅傑承更揚言,已準備大量現金,若贏波更會「現兜兜」即場派獎金!

南、愉季初聯賽首次碰頭,「少林寺」被看低半線下,以三比一贏出漂亮一仗。賽後會方宣布,全隊贏波連入球獎可瓜分三十萬元,比賽翌日即於南華會天台吧開祝捷會派發,不過羅傑承指今次會以另一方式激勵士氣:「上次要第二日先派獎金,今次我就會準備定一舊錢,贏波就即場陽韟蝡ヲㄐI」 

帶定Cash贏波即派

南華賽前特別北上集訓,至於}冕聯賽幾近絕望的愉園,則以不變應萬變,自上周日悶和流浪後,賽前如常留港訓練。不過法比奧及盧比斯兩兄弟因傷未愈,肯定缺陣,前者更因外援額滿,已被取消註冊;喀麥隆新援伊托加料將繼續與歸化港腳謝雷,負責抵擋迪天奴及T史高斯的猛烈攻勢,爭取入球重任則落在巴西前鋒奧利華拉及土產射手沈國強身上。

頭場賽事傑志對港會則強弱懸殊,傑志在聯賽首循環既能作客港會場大勝四比○,移師旺角場更難尋敗理,}冕第一擊應該無難度。傑志若晉級將與香雪晨曦爭決賽權。

 

香雪晨曦殘陣照贏公民入4強

聯賽爭霸無望的香雪晨曦,淘汰賽第一擊雖然殘陣應戰,惟仍憑較佳質素以二比一力挫公民,率先打入銀牌四強;至於有主力離隊的和富大埔則以○比一不敵聯華紅牛,八強止步。

由於馬斯奧、利偉倫及羅志焜缺陣,晨曦昨役並未能夫添應戰,比賽初段更有巴西中堅米基爾拉傷肌肉退下火線。終要戰至六十七分鐘,晨曦才憑李健和開出死球,造就歷高門前頂入打破僵局。十一分鐘後史提夫更接應劉志強妙傳,射入加盟晨曦以來首個入球,將領先優勢擴大至兩球;公民於完場前一刻由法圖斯執死雞頂入破蛋。 

和富大埔一球飲恨出局
 
賽後晨曦會長周文亮承認贏得有運:「我們缺少了很多主力,贏得很辛苦,也有點幸運。幸好四強戰編在一月中舉行,有足夠時間讓傷兵休息。」晨曦晉級後將與傑志對港會的勝方爭決賽權。

尾場賽事和富大埔因有施雲奴離隊,安基斯孤掌難鳴下,對聯華紅牛久攻不下,更於五十一分鐘走漏劉杰,被他頂入全場唯一入球而輸波。大埔練陳曉明賽後承認:「缺少了施雲奴,球隊實力肯定有所削弱,至於是否有增援需要,則留待高層決定。」

 

南華傑志大搞青訓培育新秀

面對香港足球青黃不接問題,南華及傑志兩支本地勁旅在組巨型班逐鹿之餘,難得也十分重視青訓工作。南華已向巴西名帥史高拉利下聘書,希望明年初來港為旗下青年軍進行短期「特訓」;剛獲國際品牌Canon續約的傑志,亦會加強發展「佳能傑志青少年足球獎學金計劃」。 

少林寺擬請「大菲」來港路
 
南華足主羅傑承指出,已向甲組隊練米路的師傅「大菲」史高拉利開出條件,希望這位前巴西世盃冠軍頭來港,向甲組及青年軍球員進行「特訓」。若成事的話,他將於明年二月來港,為期約十日。羅傑承補充:「我們正密切留意青年軍中的可造之材,季尾將會保送他們到荷蘭或巴西球會受訓,一切正在籌辦中,旨在為南華及香港栽培明日之星。」

傑志日前宣布與贊助商Canon續約至○八年,更可獲過千萬港元贊助費,新合約亦會以青訓為重點。除了繼續發展「佳能傑志青少年足球獎學金計劃」,更會加強與地區及學校搞青訓。Canon香港董事長及行政總裁小西謙作表示:「我非常欣賞傑志對社會、學校及青少年等的貢獻,Canon亦很高興能透過傑志來為各界出一分力。」

 

<成報>

南華惡鬥愉園勢演好戲
「平安日」爭報佳音

 
高級組銀牌賽今午4時於旺角球場爆發「南、愉大戰」,以爭奪四強資格,雖然南華今季曾於聯賽以3:1大勝對手,但隨荋r園兩度增援後,今次碰頭實在勝負難料。衛冕的傑志則在2時迎戰港會,後者雖在早前先後擊敗「巨型班」南華及愉園,但今仗「偷雞」機會極微。票價一律收60元,長者及學生收20元。

今午兩場銀牌八強賽事當然以壓軸上演的「紅、綠大戰」最為矚目,畢竟兩隊均是爭霸分子,在一場過決勝負的賽事定必加多幾錢肉緊,從南華在初賽以1:0淘汰流浪後,即拉隊到廣州足料訓練基地練兵五天已可見一斑,而愉園則在這項盃賽增援而戰,可見雙方對今仗的重視。

聯賽首循環,南華在上半場14分鐘內連轟三球,最後以3:1大破愉園。愉園經此敗仗後,洞悉兩名舊援法比奧及盧比斯,以及曉高質素有限而進行兩次增援,先後羅致蒙迪路、奧利華拉、伊托加、比拿斯及國援李明共五人,但只棄用曉高及史堤夫,故實力上應有增無減,儘管前鋒拿斯上仗「處子」演出平平及國援李明今仗需要停賽。

事實上,愉園聯賽不敵南華,關係在於後防不集中及右閘沈國輝怯場而被攻入三球,但下半瑒已能反客為主,可惜因失地太多而無法扭轉敗局,今該隊增援而戰,卓卓亦重彈舊調,與新援伊托加合力鞏衛大門,故南華要再擒愉園實在不易,故今仗賽和,甚至加時作賽或互射12碼決高下亦不足為奇。

港會面對一哥傑志難「偷雞」
至於頭場傑志對港會之戰,估計會是一場攻防戰,儘管港會早前於聯賽先挫南華,後勝愉園,及於銀牌初賽2:1淘汰香港08,但今次面對的是演出穩定及入球能力高的聯賽「一哥」隊伍,加上傑志復用阿古沙掛帥,配合射手基夫攻堅,港會或會再大敗而回,重蹈聯賽首循環主場淨吞傑志「四蛋」之覆轍。

 

李華道﹕廣州足料集訓好地方

為了備戰今天銀牌大戰愉園,本星期再度往廣州足料訓練基地,集訓一星期,足料是南華福地,本季聯賽對愉園及銀牌對流浪前,都是往該基地訓練,結果都有好效果,均把對手殺退,該基地是半年前才建成,很多北方球隊如國少隊、國女足、省運隊都是該地常客,地處近於白雲機場,偏僻及隱蔽,不會受到外來干擾,沒有娛樂設施,能使球員專心練習,球場及健身器材一應俱全,又有醫生駐場,可為球員療傷,亦比在清遠省時,只是個多小時車程而已,所以今天之戰,南華全隊都沒有傷病,理應有好發揮,才不會白費這星期時間,希望像聯賽般擊敗對手。

另外,有感而發的是每次往內地集訓,都會約一些青年隊、省運隊等比賽,每次都看到他們陣容龐大,最少有30人以上,這還有利於教練,但相對球員就有很大競爭,非常激烈,每次比賽後,總有教練及球員來詢問,可否到香港發展,這對香港年輕一輩是一個很大的警號,因現在國內球員在香港住滿兩年,就成為本地球員,而代表隊愈來愈多國內球員,一般年輕國內球員基本技術都比較好,他們自小已有一套長遠訓練方法,故本地球員再不認真練習及比賽,假以時日,他朝代表隊,可能一個本地球員都冇份,眾年輕兄弟請三思自己的未來。

作者﹕李潤華

 

屋h網球場改建足球場
租金收入增四倍 稍後推廣至天水圍

 
領匯轄下網球場的租用率,最高只有三成,為改善租用率偏低的情況,因此改變用途成為五人足球場,並於本月中投入運作,有效運用資源之餘,亦令到租金收入激增達四倍。由於計劃的效果理想,稍後將推廣至天水圍天盛商場等多個具改建潛力的場地,讓區內居民使用更多元化的設施。記者李佩珊報道

領匯管理有限公司轄下的屋h網球場均需收費,惟出租率偏低。領匯業務創議及發展部總經理張建發表示,轄下網球場共32個,以黃大仙中心多層停車場平台的網球場最受歡迎,但出租率只有三成。他謂,區內缺乏草地足球場,故主動聯絡香港科化足球學校,商談合作將上址平台進行改建,結果一拍即合,雙方並簽訂六年合約。

香港科化足球學校是本港唯一的國際足球學校,於2004前由科化足球訓練法授權下成立。科化投資百萬元,將該處其中兩個網球場改建成五人足球場,並於本月中正式開幕,出租情況十分踴躍,租金收入較前激增四倍。

網球場租用率最高三成
香港科化足球學校總監鄺曉明表示,球場以比利時運港的仿真草鋪地,加高圍欄及保護網等,同時,領匯亦投資了約三十萬元完善設施,包括增建道路和圍板。

他又指,世界頂級球會都設有人造仿真草的訓練場地,故預計該球場可吸引更多人使用。他提到,科化專門訓練5至17歲的足球員,但為了鼓勵本地足球,球場會以低於市價租予學校團體訓練,同時更以可滿足區內五人足球場缺乏的情況。

科化亦曾視察領匯轄下的其他網球場,發現具潛力改建為五人足球場的多個場地,如新界區天水圍天盛h商場平台、港島區西灣河興東h停車場平台等。但張建發強調,改建工程要先查核地契,並需保留部分原有設施,供部分租用者。

黃大仙區議會主席黃金池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只聽聞領匯改建黃大仙中心多層停車場的消息,但未獲正式知會和諮詢。他又謂,知悉該處的網球場租用率較低,倘改建後可善用資源,他不會反對,但希望對方日後有其他改建計劃的話,應及早與區議會溝通,進行諮詢。

 

<明報>

南華硬撼愉園爭入4強

剛結束廣州集訓返港的南華將於今午4時與愉園展開生死鬥,爭奪高級組銀牌4強席位;頭場衛冕的傑志遇上實力較弱的港會,有望順利晉級,賽事下午2時於旺角球場展開。門票$60及優惠票$20。

晨曦聯華報捷齊晉4強

南華自從由巴西教練米路重掌帥印後,即獲3連勝,3仗累積14球進帳,當中巴西前鋒泰利史高斯及迪天奴分別攻入5球及3球,加上南華本月為銀牌賽兩度北上集訓,球員狀態及士氣推至高峰。上仗聯賽0:1不敵港會的愉園今仗不敢輕敵,將派出卓卓專責凍結泰利史高斯,力阻南華來犯。

上屆盟主傑志今仗雖有國援高文停賽,但面對實力一般的港會,相信出線難度不大。至於昨日兩場8強賽,香雪晨曦在歷高及史提夫各建一功下,以2:1擊敗由法圖斯「破蛋」的公民;聯華紅牛則憑中堅劉杰的頭槌入球,以1:0淘汰和富大埔。

另外,2007亞洲足協盃分組賽完成抽籤,去年於8強止步的晨曦今屆被編入D組,與越南的河北河內、馬來西亞的森美蘭及馬爾代夫的勝利競技對壘;E組愉園的同組對手有新加坡的武裝部隊、馬爾代夫的拉迪恩及印度代表馬欣德拉聯,賽事於明年3月6日展開。

 

連環遺憾事件逐樣彈﹕足總內訌 神奇教練憤然劈炮

今年本地足球壇,隨荋銇勻z冷賽和烏茲別克,以及南華「重光」與和富大埔、港會等幾支神奇球隊在本地聯賽的出色表現而稍見起色,但執教港隊3年且評價甚高的黎新祥,在10月因自感不獲足總尊重憤而請辭,暴露出足總高層勾心鬥角的陰暗面。港隊今年曾在國際足協排名C升至第109位,創下10年來新高,無奈足總高層仍然不滿「黎祥」的戰績,領隊官永義直斥足總董事伍健密謀改聘外籍教練。除黎新祥黯然掛冠外,中場靈魂蔣世豪亦因年事已高,加上港隊欠缺專用訓練場地令他心淡退隊,意味港隊將於明年步進新階段。


少林兵降班不成獲重生

歷史悠久的老牌班霸南華自改用「全華型」後戰績低迷,去季更淪落至8支甲組球隊中的「尾二」位置,繼1983年後再次落得護級失敗收場,傷盡不少忠實「擁南躉」之心。幸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南華後來獲得足總挽留續留甲組並決心「大搞」,得到娛樂界名人羅傑承任班主注資擴軍,今季立即成為爭標分子。

 

<東方日報>

羅傑承贏波即派獎金 千份禮物贈球迷
南華愉園旺角開Party

平安夜節目豐富,球迷狂歡之前,今午旺角場上演高級組銀牌八強兩場大戰,頭場有傑志對港會,跟住就係重頭戲「南愉對碰」陪你歡度聖誕,頭一千名入場球迷更獲贈聖誕禮物,睇完波再安排節目就至病eel!

南華重組巨型班後,「南愉對碰」再掀高潮,早前聯賽對陣,「少林寺」被睇淡下以三比一殺敗愉園,足主羅傑承賽後勁派超過三十萬元特別獎金,打破本地單一聯賽獎金紀錄,羅傑承表示今日係平安夜,隆O個特別日子要即場派獎金先至過癮:「我已經帶定一舊錢入場,贏波即場派,希望以此激勵球員爭勝,不過最緊要都係球迷睇得盡興。」

南華賽前北上廣州集訓,保持狀態,不過主力射手T史高斯患上感冒,須入院吊鹽水,以其體能狀況未必踢足全場,但練米路早有部署,必要時再用歐偉倫衝擊愉園防線。 

港會對傑志博偷雞
 
老牌勁旅愉園今季成績下滑,聯賽}冕機會大減,淘汰賽自然更加緊張,不過佢奶等M仍有法比奧及盧比斯受傷未愈,喀麥隆新援伊托加將繼續與同胞謝雷鎮守後防,進攻方面就交由蒙迪路、伊雲羅及奧利華拉幾位洋將負責,實行同「少林寺」拗手瓜。

頭場傑志對港會牌面上實力懸殊,傑志隆u初聯賽作客曾以四比○大炒對手,移師旺角場勝望更濃,不過港會早前先後爆冷擊敗南華同愉園,且看今日能否再當「巨人殺手」。


米路同銀牌好有緣

八年前,巴西籍頭米路首度來港執,首季就為南華奪得銀牌賽冠軍,其後於本地波一帆風順,似乎呢項淘汰賽對佢特別「老利」!米路今日面對重返後最嚴峻考驗,就係同勁敵愉園決一死戰,不過上次來港即奪銀牌冠軍,自然令佢有信心再嘗呢種滋味。 

當選葡國次佳練
 
米路今次重返南華,絕對稱得上載譽歸來,因為○二年離開南華後,米路就到葡萄牙球會國民隊執。當季更被傳媒選為第二最佳練,而僅贏米路腹A原來就係當時葵i圖頭,現任車路士主帥莫連奴,可想而知米路早已成為頂級頭一分子。

今次米路正式上任後已嘗兩連勝,南華上場淘汰流浪後,米路更領軍上廣州集訓,備戰之餘,更希望找出擊敗愉園葛S別戰術,可見米路執態度極之認真。

 

香雪晨曦挫公民闖四強

香雪晨曦昨在高級組銀牌賽旗開得勝,以二比一擊敗公民打入四強,地區球隊和富大埔卻以○比一不敵內地球隊聯華紅牛,黯然出局,昨日旺角場入場人數為九百零一人,收入一萬六千三百元。

晨曦昨仗既有馬斯奧、利偉倫及羅志焜缺陣,賽事初段再有巴西中堅米基爾受傷,不過球隊勝在根基紮實,踢到六十七分鐘,歷高接應李健和罰球門前頂入先開紀錄,其後史提夫射入「燕梳球」贏到二比○,公民於完場前才由法圖斯破蛋。 

大埔缺主力不敵聯華
 
晨曦會長周文亮坦言贏得有運:「真係贏得好辛苦,亦有點運。四強一月中踢,希望到時班傷兵出得番。」

尾場和富大埔在主力施雲奴離隊下,攻力下降,未能攻破聯華紅牛防線,更在五十一分鐘被劉杰頂破大門,以○比一落敗出局。

 

<星島日報>

南 華 愉 園 銀 牌 賽 爭 闖 關

在聯賽榜分佔首次位的傑志與南華,將於今午的高級組銀牌賽八強階段分途出擊,前者將遇上弱旅港會,而南華則與「褪色班霸」愉園爭入四強。

為備戰今午對愉園的銀牌八強戰,南華於本周初拉隊北上,與中甲隊伍北京宏登進行友賽,並且以三比一獲勝,領隊李潤華表示﹕「自改委米路擔任教練後,球員士氣一直高昂,聯賽我們曾以三比一勝愉園,今午同樣有信心擊敗他們入四強。」

去屆聯賽冠軍愉園現時僅排第六,領隊石金華直言已把希望放在餘下盃賽上﹕「南華近況甚勇,現冀望球員能有及時回勇,闖過這難關。」昨天戰果方面,香雪晨曦與聯華紅牛率先殺入四強,前者以二比一淘汰公民,而聯華則以一比○小勝和富大埔。

 

領 匯 網 球 場 改 五 人 足 球 場

為扭轉旗下管理的網球場使用率偏低的頹勢,領匯引入新合作夥伴,雙方斥資逾百萬元,率先將黃大仙多層停車場兩個網球場,改建為五人足球場,出租予國際足球學校作訓練基地,並可轉租給公眾使用,預料收入可較前增加四倍。若合作理想,領匯考慮將沙田、粉嶺、葵青、西灣河及天水圍多個使用率偏低網球場,重新引進新夥伴作改建。

黃大仙多層停車場天台兩個網球場,已率先被改建成為五人足球場。領匯與香港科化足球學校首次合作,簽約六年,將上址四個網球場其中兩個場地,加裝安全網、改善通道設施及加鋪比利時仿真草後,搖身變成一個世界頂級的五人足球場。

領匯業務創議及發展部總經理張建發指出,領匯旗下十四個屋h共設三十二個網球場,空置率偏高,部分使用率不足一成。雖然上述天台的四個網球場出租率已算偏高,亦只達兩成九,成績仍未如人意。為擅用球場,領匯邀請香港科化足球學校承租兩個佔地達一萬三千平方呎的網球場及更衣室,一拍即合。

領匯斥資約三十萬元重鋪出入通道、增設安全措施及負責宣傳,同時通過科化出租球場的收入,按比例徵收租金增加領匯收入,張建發相信,將來出租球場率提高,收入可較前增加四倍之多,甚至刺激附近黃大仙中心人流及食肆生意,潛力無限。

香港科化足球學校課程及教練總監鄺曉明則表示,現時本港嚴重缺乏五人足球場,公眾球場動輒須提早一個月預訂,今次與領匯合作,學校斥資一百萬元改建,足球場可作訓練場地外,亦會出租給公眾。日間以半價時租一百五十元,供有需要中小學租用,公眾則需以時租三百至三百五十元租用場地。租場熱足陘G三五三 ○○一六。

領匯將續研究其他網球場位置及地契條款,了解改建足球場的可行性。科化未來繼續物色五個足球訓練場,鄺曉明認為,沙田頌安h、粉嶺嘉福h、西灣河興東h與天水圍天盛苑內多個領匯旗下網球場,具相當潛力改建。

 

<文匯報>

南愉大戰爭入四強

「彩豐行高級組銀牌賽」在聖誕佳節安排好戲連場,上屆的冠、亞軍傑志和愉園今午將在旺角場先後亮相。其中尾場4時由愉園對南華一戰備受關注,而傑志面對沒有阻力的港會,下午2時先為球迷作熱身。門票分收60元、長者及學生特惠票20元兩種。

上屆亞軍愉園周末停休操練,目的是備戰今午對南華這場銀牌大戰。為了針對南華身型高大中鋒迪天奴,港腳卓卓將負起全場凍結任務,要做到寸步不離。領隊石金華坦言形勢不比對方強,所以仍作最困難的打算。另外,陣中只有新援李明停賽。

南華上場以1球小勝流浪晉身複賽,球隊戰意高昂奪標信心爆滿,領隊李潤華認為主動是南華本屆的踢法,而且球隊上下都清楚只有奪得銀牌,球會和自己的口袋都直接得益,目標鮮明。

晨曦聯華雙雙晉級

昨午舉行的高級組銀牌複賽,頭場的香雪晨曦是以2:1擊敗公民,3個入球均在下半場出現。66分鐘,晨曦的李健和罰球吊入禁區,歷高在十二碼人叢中頂入1:0撕開缺口。76分鐘,史提夫在門前掃入,替晨曦射成2:0。公民曾在71分鐘有內援鞠盈智禁區頂罰球直射中柱角出界失扳平機會,只有在完場前由法圖斯近頂追成1:2。

聯華紅牛在尾場由劉傑頂入全場唯一的入球,以1:0險勝和富大埔。昨天共有901名球迷入場觀看比賽,門票收入16,300元。

 

吳偉超考慮入籍上海

根據內地媒體報道,現效力中超球隊上海申花的港腳吳偉超,正考慮入籍上海,以騰出「外援」名額,讓其他外援可以在亞洲聯賽冠軍盃上披甲。

吳偉超日前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表示,由於他在香港足總註冊球員身份,故在亞冠聯將被視為申花「外援」。他說:「去年在亞冠聯我是外援身份,最後搞得塞黑外援尤萬只能在家看電視,白白浪費了外援名額。巴西人三都主也可以幫日本打國家隊,我是中國人憑甚麼要算我外援啊。所以我希望更換一下戶籍,也能給申花騰出一個外援位置。」

香港足總與中國足協在國際足聯是屬於2個獨立的機構,故在亞冠聯的洲際賽事中,吳偉超被定為「外援」,而在中超吳偉超則不佔球隊的內援和外援的名額。

可代表國足參賽

據稱在香港出生的香港居民,只要向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處遞交「港澳台居民入籍申請」並通過審批,就可成為「新上海人」,若吳偉超能成功更換戶籍,不僅可在亞冠聯騰出外援名額,甚至還可以代表中國國家隊參賽。

 

<商報>

圖片新聞 

昨午在旺角場舉行的彩豐行高級組銀牌賽,頭場香雪晨曦憑曆高及史提夫各建一功,以2比1擊敗公民,而尾場聯華紅牛則由劉傑頭槌一箭定江山,以1比0險勝和富大埔,雙雙打入4強。銀牌賽今午續有兩場8強賽事上演,同樣安排在旺角場進行;頭場兩時正,傑志出戰港會,至於緊接上演會由南華火拼愉園。票價為60元,另備學生及長者特惠票20元。圖為晨曦的陳豪文(左)與公民的法圖斯爭頂。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un Hei through to Shield semis

Xiangxue Sun Hei gave themselves an early Christmas present when they beat Citizen 2-1 in their Choi Fung Hong Senior Challenge Shield opener at Mong Kok Stadium yesterday.

Sun Hei, the FA Cup champions of last season, earned a semi-final meeting with either defending Shield champions Kitchee or Hong Kong Football Club, who clash today.

Fladimir Freitas opened the scoring for Sun Hei in the 67th minute, before Hong Kong defender Ezeh Colly made it 2-0 minutes later after sweeping home from close range. Citizen's Baise Festus headed into an empty net in the last minute, but Sun Hei held on to reach the next round, to be played on January 14.

Meanwhile, Lanwa Redbull also reached the semi-finals of the season's first silverware contest courtesy of a 1-0 victory over WoFoo Tai Po.

 

A genuine humanitarian with a passion for football and life

Henrik Lorenz was a larger-than-life character whose generosity, kindness and determination helped make him a popular figure across Asia.

Lorenz, who died in his sleep last weekend on a flight from Hong Kong to Sydney, was well known not only on the football pitch, where his heroics in goal saved many a day, but for his passion for football and life in general. He was 63.

The genial German will be remembered as a humanitarian, whose contribution to local football - from the Yau Yee League to the annual soccer sevens - was immeasurable. His charitable work was also much respected.

He managed, captained and played as both a 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player. He turned out for the Hong Kong Football Club for five years during the 1970s when the Sports Road side played in the first division, although he played right up until his death - from a pulmonary thromboembolism - for his social side, the Dynamics.

Perhaps he was better known for organising numerous football tours all over the world, from South America to South Africa and of course Hong Kong, where he was the architect behind the success of the now famous Lorenz All Stars - a collection of past luminaries such as Jurgen Klinsmann, Pierre Littbarski, Uwe Bein and Alan Kennedy, and local stars such as Anto Grabo, Tim Bredbury and Marlon van der Sander.

"He was a lovely man," said Tony Sealy, club operations manager and coach of the Hong Kong Football Club. "I have known him since I've been a member and worked for the club - for over 10 years. He always supported the football section. He played for the social team for the last 15-20 years.

"He has been instrumental in raising the profile of the soccer sevens by bringing over international footballers and he duplicated that in Phuket and all over the region. There's a heavy cloud at the club at the moment."

Sealy said: "He was a generous man as well. He was a self-made millionaire and subsequently shared some of that wealth in those areas he enjoyed and a lot of that was in football."

A successful textile manufacturer and an astute investor, Lorenz was based in Hong Kong, but had a number of homes around the world.

Lorenz arrived here in 1970 to start up a buying office for a German mail-order firm in exporting garments to his native land. He started his own export company six years later and eventually opened offices all over the world.

Sealy won't forget his competitiveness on the pitch either. Even though it might have been a social game, Lorenz would insist the players "go to bed early, eat properly and treat every game seriously by giving 100 per cent".

"When you went on tour with Henrik, you didn't go there for fun, you went down to win. That was the thing that struck me most about him; he treated everything seriously. He was a good winner and a good loser. But he always wanted to do well," Sealy said.

"That's why when he built up the sevens teams, he went from local players to international players. If he thought he was going to lose, he would bring in top players. If he could fly in Pele, he would have flown in Pele."

Grabo, who has played for local sides South China, Golden and the Lorenz All Stars, said his relationship with the German was "like father and son".

"His passion for football was so strong for all his life," Grabo said. "He was always talking sports and football. But even outside of football, his charitable work did not go unnoticed.

"He had two main charities - one in Kathmandu and another in Phuket, where he built homes and even a football pitch for some 35 orphans.

"Any kind of charity work, he was always there and he always gave. He had a soft heart, especially for children, and donated money for many causes, including Operation Santa Claus," Garbo said.

Despite his openness, frankness and his charismatic personality, not many people knew he spent the last two years battling leukaemia. Only his family and closest friends were aware of his tough fight.

Long-time friend Derek Currie called him a big man with a bigger heart. "Henrik had a way of making the game seem like the way it should be - competitive but always friendly, unlike most other fixtures in those days," Currie said.

"His flamboyant banter, before and during the match, was always entertaining and it was always a pleasure to play in a game Henrik was involved in."

Lorenz is survived by his two children, Sven and Katja, from his wife, Karen, and his partner, Susana Li.